2021csgo赛事官网

三大策略 高教拚转骨

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21-11-01 22:54
2020年,是少子海啸危机最严重的一年,大一入学新生预期减少近2.4万人。今年,也是108课纲带动考招制度变革的起始年,当学习履历取代考试成绩,许多考生与家长们,仍对选校、选系无所适从。但在此时,持续关注高等教育的《远见》却也发现许多大学求新求变,力拼三大差异化策略,打破过去教学分野与刻板印象,追求国际能见度,更加强产学合作,强化就业竞争力。换言之,2020年也将会是“高教新生元年”。企业最爱哪些大学毕业生?老板们最爱的新鲜人特质?各学群的起薪趋势与差异?《远见》也延续历年调查,公布最新结果,提供所有准新鲜人参考,助你选择所爱,爱你所选!

109学年度,是许多大学挫著等的一年。今年,是少子海啸以来最严重的一年,18年前的蛇年效应让大一新生预期减少近2.4万。今年,也是108课纲带动考招制度变革的起始年,当学习履历取代考试成绩,过去的报考守则将一举被推翻。

许多人面对变动担忧前景,甚至认为台湾高教即将崩坏;但在此时,却也看见许多大学求新求变,打破过去教学分野与刻板印象,追求不同的教育未来。2020年,将是“高教新生元年”。

“117谷底”将成真 10年减少10万名新生

“高教退场”是老议题,关心教育改革的人都知道,高教有一个“117谷底”的说法,也就是从民国107年到民国117年的十年间,台湾将少掉10万名大一新生。很多人以为这会是个渐进的学生减少过程,但其实在今年109学年度,就可能发生最严重的“硬著陆”。

原因是2001年蛇年,在华人文化传统忌讳下,结婚与生子人数都减少,导致109学年度大一入学新生预计将比前一年减少2.4万人;等同40所大学的大一新生人数。从2014年至今,已正式退场5所私校,教育部虽不至于让一堆大学倒光,但也意味著,如果没有慎选,确实会有学生四年后面临“还没毕业学校就没了”的后果。

但有办法招到学生的学校,却也开心不起来。因为就算招到足额学生,学生入学最低录取分数也降低了,新生素质逐年下滑,对于未来就业口碑、招生状况也恐带来负面循环。

以前进大学是窄门,僧多粥少,学校有筹码把门槛开得比较高。如今立场反转,各校招生名额虽维持,但僧少粥多下,学生选择变多;可能十年前分数只能进中段班大学的学生,现在已经有前段班大学可挑。

当学生选择多了,传统的招生模式也会开始松动,学校无法只靠“校名光环”就能招收到想要的学生。当学生精挑细选最适合自己、未来就业最有前景、学校教育资源最丰富的大学时,大学怎么创造“非读我不可”的理由,也就成为大学在少子逆境中,转变求新与屹立不摇的关键。

《远见》观察近年不同大学聚焦的资源,主要有三种转型策略:

1.  创建世界级地位:聚焦特色科系 争取国际能见度

传统的顶大名校,依然受到学生青睐,但当学生学测成绩可以在多所顶大中选择,甚至连海外学校都来台湾抢优秀学生时,愈来愈多顶大开始选择打国际战。即使无法抢进全球前百名,也要找出自身核心优势,在专长领域当东亚或华人世界的第一,创建“只要你想学,就一定得来我这”的堡垒。

去年11月,政大校长郭明政一手推动的“罗家伦国际汉学讲座”正式开讲,邀请汉学大师余英时担任首任名誉讲座教授、哈佛大学汉学家兼中研院院士王德威担任讲座主持人。目标是,将政大变成全亚洲,甚至是全世界华人圈的“国际汉学研究中心”。

郭明政强调,在中国经历文革,香港与新加坡改用英语教学后,保留中华传统文化、采用华语与繁体字的台湾,在汉学研究领域上具有华人世界无可取代的优势。

伴随中国崛起,全世界国家都想了解中国,在既有学术厚度、又有人才需求下,台湾最有机会发展此一领域,而政大又是台湾最适合的学校。

郭明政表示,“罗家伦国际汉学讲座”未来每年会聘请一位国际权威汉学家做为讲座主持人,再聘请三位国际汉学学者担任课席讲座。透过国际大师和政大累积的汉学教育资本,成为全球最重要汉学研究基地,未来更要成为汉学学术输出地。

去年,中兴大学透过玉山计划,聘请瑞士苏黎世巴塞植物科学研究中心主席、欧洲植物科学组织(EPSO)主席伊森姆(Wilhelm Gruissem)到校任教。中兴大学校长薛富盛说,伊森姆是欧美植物生技领域权威,全球多个国家和学校争著请他,他愿意来中兴,是看中台湾的研究利基——水稻。

中兴前身是农专,也是台湾在农林畜牧与绿色生技相关研究最重要的大学之一。但近年台湾的生技研发以医疗产业为重心,放弃过往在农业奠定的基础,非常可惜,中兴此次聘请国际顶级学者来台,就是要创建中兴在亚洲稻米研究领域的地位。

图/中兴大学在农业生技方面实力坚强,近年更聘请世界级大师担任玉山学者,目标成为亚太稻米研究最先驱基地。

薛富盛解释,稻米是东亚以至印度地区最重要的食物,台湾、日本、中国、印度是稻米研究的四大地区;台湾从日治时代一路累积下来的研究能量,远远超越中国、印度。日韩气候较冷,稻米一年只能一获,台湾可以做到二获甚至三获,实验时间与进程走得比日本快。结合研发能量、国际人才、地理条件,中兴有机会成为全球稻米研究最先驱的大学。

对于有志做科学研究,目标走向世界的学生来说,这些聚焦核心能力可以与世界一搏的特色科系,就会成为选择大学时重要指标。

2.  链接地方创生:在地学习 协助地方产业

有些学校或科系的资源少,无法打国际战,但透过创造差异化的策略,带领学生走进社区,落实所学,仍可吸引到有土地情怀、对社会改革有使命感的学生。

这些学校的成果,反映在近两年教育部力推的“大学社会责任”计划;大学不是象牙塔,应善用内部知识,透过教学研究、活动辅导、产学合作等模式,把知识传递给社会大众,并带动地区繁荣。

深耕“在地学习”最卓越的大学,首推南投埔里的暨南大学。1995年创校、四年后遭遇921大地震,埔里是全台湾受害最严重的乡镇之一。当时暨大透过人文、管理、科技、教育等学院,以及原住民中心和水沙连人社中心,研发各种教学计划。暨大师生结合公共资源,进入社区驻点,为在地观光、文化创意、弱势关怀、原住民教育、长者照顾等面向注入新思惟,因此获选为教育部2018“大学社会实践”最佳实践奖。

近年更直接把“地方创生”作为办学核心重点,师生一起为提升地方产业、教育、观光贡献心力。

3.  推动产学合作:接轨产业需求 强化就业竞争力

不可讳言,多数人读大学,为的是毕业后找个好工作,赚到满意的薪水,因此近年每一所学校都将“产学”合作当作发展重点。技职科大几乎都在大四或大三就开始规划产业实习,让学生提前接轨职场;一般大学也在经济部、科技部带领下,结合产官学资源,让学生做研究、写论文、实习,推动产学合一。

例如经济部与科技部近年在大学力推的“产学大、小联盟”就是代表。

“产学大联盟”锁定在“改变产业未来的顶尖技术研发”,由政府跟业界提供资金,让计划经费可以突破过往规模限制。当学校与老师有更大资金挹注,即可规划长程的产学合作,让前瞻技术研究更深入,并链接产业需求,开发出具国际竞争力的新技术。

产学大联盟合作的厂商都是国内具指标性的企业,如台积电、联发科、广达、中华电信、中钢等产业龙头,研究领域涵盖半导体、钢铁制程、行动通讯技术等。学生只要跟著老师一起做研究,可以说是保证未来就业,甚至成为被挖角的对象。

“产学小联盟”则锁定规模较小的中小企业,台湾很多在地隐形冠军,有生产技术,却无法培养自己的研发人才。小联盟运作模式,即由政府牵线多家企业,提供资金给学校,针对提升特定领域技术,进行产学合作。

六年来已有200多件案子,涵盖技术加值、产品开发、人才培训、产学合作及新创事业等面向,创造产值超过153亿元。

例如正修科大四位机械工程教授合作,联合23家厂商,包括国防航太、工具机、汽摩托车业、医疗器材、运动器材等产业,成立“工具机切削技术与制程开发产学联盟”,研发出“复杂曲面五轴数控加工与量测集成技术”等高难度加工技术,不但解决厂商问题,学生因为参与研发操作,一毕业就被厂商秒杀预约。

少子危机也是转机 抓住优势创造蓝海

少子危机,为大学带来转机,许多大学在红海中创造蓝海。大学的招生危机,可能也是学生的选择幸运。

不管是立志走向国际舞台、专注研究,或是参与社会,拥有一技之长,成为企业征聘的人才;了解大学特色,看见大学资源投注所在,再谨慎思考自己的兴趣、能力优势、想要的未来,更能做出最佳选择。